• <code id="l7wyi"><nobr id="l7wyi"></nobr></code>

      <code id="l7wyi"></code>
        <code id="l7wyi"></code><th id="l7wyi"><option id="l7wyi"></option></th>

      1. <big id="l7wyi"></big>
      2. <pre id="l7wyi"><small id="l7wyi"></small></pre>

        辦安全透明幼兒園須機制發力

        2019-10-11 13:27:50    來源:中國教育報    作者:熊丙奇

        據報道,有媒體記者日前從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官網獲悉,《山東省學前教育條例》經山東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,將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。《條例》要求,幼兒園應加強對視頻圖像資料的存儲保管,確保視頻圖像資料的有效性。

       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到,“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,加強對兒童托育全過程監管”,《條例》可以說是回應了國家和社會輿論對幼兒園安全的關切。但從現實看,雖然幼兒園安裝了視頻監控系統,但還是不能完全避免安全事件發生。比如,前不久,一家上市的幼兒園集團的下屬幼兒園就曝出“外教涉嫌猥褻女童案”,而該園其實安裝了視頻監控系統。因此,山東出臺《條例》強調對視頻圖像資料的保管,以及確保視頻圖像資料的有效性,有很強的現實意義。除此之外,做好幼兒園安全工作,還需要完善家長委員會參與幼兒園辦園機制,由家長委員會參與決定如何安裝監控、怎樣使用監控等。

        在一些地方發生幼兒園虐童事件后,社會輿論呼吁給幼兒園安裝監控系統,讓家長隨時了解孩子在園情況。但此種要求也引發部分爭議,一些人擔心無處不在的監控會侵犯幼兒的隱私,影響教師的日常教學;也有人擔心即使安裝監控,如果監控“失靈”,無疑讓監控形同虛設。

        落實“運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,加強對兒童托育全過程監管”的要求,應該充分發揮家長委員會的作用。在筆者看來,在幼兒園安裝、使用監控設備,包括安裝在何處、哪些人在哪些場合可調用監控信息等,應從尊重幼兒權益、維護幼兒園秩序出發,多聽取幼兒家長和家長委員會的意見。如果不聽取家長委員會的意見,單純由幼兒園一方決定,很可能出現安裝、使用監控的爭議,以及出了安全事件后,家長要看監控視頻但視頻監控資料缺失等問題。

        只有建立真正能參與幼兒園辦園監督、管理的家委會,推進幼兒園民主管理,才能提高幼兒園辦園的透明度。簡單來說,園方安裝監控、使用監控只是內部監督,教育部早在2012年就要求幼兒園、中小學成立家委會,但有不少幼兒園沒有成立,或雖然成立,卻起不到參與辦園、監督幼兒園的作用。當前,面對一些地方發生的幼兒園安全問題,家長們有很強的維權意識,因此應把這一維權意識轉化為建立能發揮作用的家委會的行動,這比安裝監控更有利于維護所有幼兒的權利,也是推進幼兒園提高辦園質量的重要因素。

        幼兒家長和社會輿論要求幼兒園安裝監控還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因極少數幼兒教師的違規行為而對多數幼兒教師缺乏信任,這就需要提高幼師的整體素質和幼教的整體質量。我國各地幼兒園招聘幼師,都十分重視師德,會考察應聘者有無暴力傾向。但一個無法回避的現實是,由于待遇低,工作壓力大,尤其是民辦園的幼兒教師,對優秀人才缺乏一定的吸引力。從這種角度看,全面提高幼師素質,必須提高相關待遇,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。

        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,2018年,我國在園幼兒為4656.42萬人,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到81.7%。其中,民辦園在園幼兒為2639.78萬人,這意味著有56%的幼兒在民辦園就讀。我國今年年初發布的《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》提出普及有質量的學前教育的任務,實現這一任務,一方面必須提高公辦園比重、普惠園的供給,另一方面要整體提高學前教育的質量,并加快學前教育立法工作。

        據媒體報道,教育部已成立學前教育立法工作領導小組,牽頭開展學前教育法起草工作,多次舉行專題立法座談會,組織開展立法調研和專題研究,目前已經初步形成了草案文本。草案堅持問題導向,聚焦學前教育事業屬性地位、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責任、體制機制保障、違法違規辦園行為懲治等問題。期待學前教育法能破解長期制約學前教育改革發展的瓶頸問題,為幼兒健康成長提供法律保障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陸蕓
        微博關注上海教育新聞網
        更多>>

        圖說教育

        主辦單位:上海教育報刊總社
        福利网站导航